鞋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鞋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消息】生命时速全城护送病重女沫颜醒了小手紧抓妈妈

发布时间:2020-11-23 04:23:39 阅读: 来源:鞋柜厂家

她安静地躺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,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天花板;她忽地瞥见走进来的熟悉身影,被固定住的小手小脚开始躁动;她的小手拼命向妈妈伸去,距离太远什么也抓不住;她的眼角滑落一滴泪,嘴巴张开似乎想发声;她全然忘记自己只有6个半月大,已经躺在重症监护室半月有余……

小沫颜意识清醒,生命体征比前一天稳定

昨天下午3时,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重症监护室内,何雪娥把手慢慢靠近女儿小沫颜后,立刻感觉到有一只温热有力的小手紧紧握住自己,看到女儿眼角的泪珠,做母亲的几欲落泪。

自病情恶化后,小沫颜的父母第一次体验到被各种进展包围的幸福感:血透奏效,肝脏酶指标下降,肺部感染有好转,呼吸衰竭好转,意识清醒,生命体征比前一天稳定。尽管如此,医生也表示,若要沫颜生命体征能真正平稳下来,至少需要两三周的时间。

情况比前天好 看到妈妈有反应

9月18日,经早报记者联系、报道后,辗转经过闽浙沪三地爱心接力护送,从泉州顺利转院到上海的惠安危重病女婴小沫颜入院后,前日突然出现病情反复,肝脏酶、心肌酶指标上升,生命体征比之前差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沫颜父母的心情都受到了影响,她的妈妈何雪娥前晚一直哭,需要亲戚打电话不断安慰。

昨天是周一,重症监护室允许一名家属探视20分钟。下午3时许,患上消毒衣的何雪娥告别早报特派记者,心事重重地进入病房。

20分钟后,记者面前出现了一张笑脸:“宝宝今天情况很不错,她醒了,睁开眼睛好像在玩,看见我进去后,她立刻有了反应,手脚一直动,嘴巴张开想出声。”何雪娥说,女儿看到她很激动。走出病房后,她比女儿还激动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醒来第一件事,小手拉着妈妈的大手

血透奏效 肺部肝部情况好转

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告诉何雪娥,前日沫颜肝脏酶指标上升后,他们请来肝病科专家会诊,昨日专家继续到病房为沫颜诊治,看到肝脏酶指标下降了这么多,都觉得有些不敢相信。

小沫颜的呼吸功能也有恢复,此前她需要呼吸机双倍给氧,昨天的呼吸机需氧量已下调。

医生介绍,连续两次血透终于奏效,帮助沫颜代谢掉很多病菌,令各项指标有明显改善。

第一次血透之后,沫颜的肝脏情况没有好转。医生有两种怀疑,一是源于病毒感染,二是孩子的家人可能有家族病史。

第二次血透结束后,沫颜的情况好转,医生介绍,这是血透奏效了。而接下来,血透将暂停,医生将进行观察,如果肝脏的几种酶指标上升,则可能是孩子的代谢出了问题。接下去,将先治疗感染,再治疗其他疾病。

看到妈妈 沫颜落泪

沫颜开始每隔6小时进食一次奶粉,她的消化正常,也能自主排尿。

由于内脏损伤比较严重,此前上海的医生为沫颜加入了镇静类药物,目的是尽量让孩子减少活动量,避免孩子烦躁动弹,加剧内脏损伤。

昨天,沫颜的情况较稳定,医生没有追加镇静类药物,沫颜也终于醒来,为了减少她动弹,医生仍然固定住她的手脚。

“我进去时,宝宝睁着眼睛在看天花板,看到我的时候,她的小手小脚一直动,小手伸过来想抓住我,她的嘴巴想要发声。”何雪娥快步上前,把手伸向女儿,“我的手指被她握住了,她握住我的时候很有力气。”

紧紧盯着女儿看的何雪娥发现,孩子眼角落下一滴泪……

“看她哭,我也好想哭。可是我得忍住,母子连心啊,宝宝看到我哭会更难过。”何雪娥说,沫颜就这么握着她的手,激动地看了15分钟,探视的最后五分钟,沫颜有点累,这才把眼睛闭上了。

“从她病情恶化到现在,10多天了,我第一次看到宝宝状态这么好。”何雪娥马上跟远在泉州的家人分享了好消息,接着赶到药店给女儿买润肤露,“她的腿有点干燥,买进去护士可以帮忙给她抹上。” (记者 蔡紫旻 王柏峰 文/图)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●“表姐,求你帮我筹点钱,我要我妈妈好好活下去,我不想再失去我唯一的亲人了,欠下的钱我以后一定会想法子还上的……”

●“想(回学校读书,编者注),又不想。因为我真的想帮我妈还债。”

●“我要妈妈和我一起活着,好好活着。”

资料图

父亲病逝后,11岁的她,既是一名清洁工,也是一名拾荒者。然而,不幸的是,母亲一周前竟意外被开水烫伤,因无钱医治,面临停药的境地。为了省钱,母女俩顿顿只吃一元钱一碗的白粥,可女孩说,再难她也要母亲活下去,因为她不想成为孤儿。

父亲病逝 辍学打工

在174医院烧伤科,导报记者见到了这位苦难中的女孩,她叫丁贝贝,江西人。11岁的她,有着与她年龄极不相符的成熟和忧伤。她脚上穿着一双大人的鞋子,这么冷的天,连袜子都没有,一条破旧的牛仔裤,裤管处已被磨破。说话时,她始终低着头垂着眼,盯着医院走廊上的某处地板,很小声地说。

女孩的父亲去年因肝癌去世,欠下7万元医疗债。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,贝贝小学四年级就已辍学,跟随母亲来厦门打工。在好心人的介绍下,她在某装修工程上当清洁工,每天从早上7点上班到下午5点。一有空,她还去拾荒,一个月下来可收入1600元。

然而,1月9日早晨7点多,不幸再次降临到这个家庭。贝贝母亲雷小红在工地上用电锅端沸腾的开水时,被工地上的安全网绊倒,导致下半身严重烫伤。主治医生郭大夫说,雷小红烫伤面积为10%,“眼下,患者还需要动手术,同时由于其营养状况差,目前伤口恢复得不好。单是手术的费用就要一万多,而她们现在连住院换药的钱都没有了,到1月14日她的医药费已经用完了,无奈之下部分治疗药只能暂停。”

为救母亲 四处借钱

在医院里,贝贝一个人跑上跑下为母亲忙碌着:洗脸、喂饭、倒尿……小小年纪担负起了大人的角色。她说,做这些她很愿意,一点都不觉得累,只是因为借不到钱,她很难过。在她发的短信中,导报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:“表姐,求你帮我筹点钱,我要我妈妈好好活下去,我不想再失去我唯一的亲人了,欠下的钱我以后一定会想法子还上的……”

雷小红说,到目前为止已花3万多元了,她跟贝贝的筹款花光了,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借遍了,还是不够。为了省钱,母女俩竟顿顿只吃1元钱一碗的白粥。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10多天了。当被问及是否想再回学校读书时,贝贝的回答很矛盾:“想,又不想。因为我真的想帮我妈还债。”雷小红说:“女儿读书挺不错的,都是全班前三名,是我拖累她了。”

在导报记者采访的三天前,雷小红曾在病床上哭着赶女儿走,她说:“没法过了,准备放弃治疗,希望女儿离开自己,找个好人家去生活,跟着自己太苦了。”而懂事的贝贝却死死拉着妈妈的手不愿意松开。她流着泪说:“我要妈妈和我一起活着,好好活着。”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街拍宽松简约连衣裙少妇秀美腿

高冷御姐孟思雨黑色蕾情趣内衣汤加丽人体艺术摄影

巨乳@沈蜜桃off - 沙巴旅拍最后一套写真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