鞋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鞋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八九个工人代表讨工钱追薪追成谍战剧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3:55:21 阅读: 来源:鞋柜厂家

八九个工人代表讨工钱 追薪追成“谍战剧” - 重庆新闻 - 资讯生活

九龙坡毛线沟,代老板坐在公司小院花台上抽烟发愁,一旁坐着监视他一举一动的民工

昨天上午,我们在毛线沟的一建筑工地办公楼,看到了八九个人,蹲在一辆铃木越野旁边的花台边,见到我们走过去,齐刷刷地站了起来。他们是民工打扮,五六个中年男子,三个中年女子,头发乱糟糟的,很疲惫。

?

毛女士说,在这里的都是工人代表,前一天晚上,大家都没睡觉,是为了守着老板要工钱。

“我们为了追这个老板,真的像在演谍战片一样,什么事都要步步为营,安排计划好,不然,他一趁空就溜了。”

这个老板姓代。一位姓陈的师傅说,他们是从前年就开始跟着到铜梁的工地,这是他们第一次做跟踪代老板的工作。

“我们是去修高楼的,楼高大约有30多层。”但是中途停过两次工,好像是因为钱没到位。”

陈师傅说,从今年春节到现在,代老板就一直没给过工资,只发生活费,一星期100元。因为资金不到位,停了一段时间的工,有困难大家一起顶着,他们相信代老板会给的。

毛女士说,建筑工地在铜梁,后来工地开发商不知道什么原因让我们撤场。“这一撤场,我们就慌了,工地没了,老板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工资怎么办?谁给?”

后来,毛女士几个工人代表跟着代老板一起回到了重庆,代老板一直说会给,等几天,等几天,他们也是一次次地相信。

“这期间,大家都是和谈,和颜悦色的。”喜欢用成语的一个民工代表说。

“但是,眼看就要开学了,家里孩子开学,都急着用钱,这事就不能再拖了。”

听起来像部“谍战剧”,想起来都是辛酸哪

第一招跟踪法

“3辆出租车同时跟踪,跟丢一个,还有两辆嘛”

结果:是不是老板更熟悉路哟,还是跟丢了……失败!

这边急着用钱,那边代老板又不见人影。打电话,对方也不怎么理会。

“我们人多嘛,就排好班,八九个人一组,男女都搭配好,轮流分批到主城来蹲守。”陈师傅说,多方调查,得知代老板在石坪桥有套房子,但具体地址不晓得,但知道他的公司是挂靠在毛线沟的一家建筑公司。

方向明确后,从住所到挂靠公司,就有了一个有目标的线路,也的确发现了代老板。

跟踪也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,每到车流量大一点的地方,就很容易跟丢,更别说遇到红灯的时候了,他们的方式是看到老板开车出来,然后打出租车跟踪。

因为,想搞清楚这个代老板到底住在哪里,他们没有打草惊蛇,而是分别在不同的地方蹲点。

“先是让几个人在建筑公司蹲守,看对方上车后,马上打电话给在外面几处蹲点的人,要他们注意,目标出去了。”

“接到电话的几组人,马上拦出租车,在路边等着,看见目标出现后,便上前跟着。”陈师傅说,有次他们一起拦了3辆出租车,心想,跟丢一个,还有两辆嘛!

但是还是跟丢了,“真的不容易啊,是不是代老板更熟悉主城的路,也可能发现被跟踪,总是能甩开,真像在演谍战片一样。”

第二招蹲守法

“家门口蹲了半天,才发现在车库里还有家”

结果:身子全是被蚊子咬的包……失败!

跟踪不到怎么办?还有办法,毛女士说他们还专门派了人在小区的门口守着,看他什么时候回家,就跟到家门口。

“但是,就是没见他回家,也许他不止一个家。”陈师傅说,还是经过打听才知道了这个代老板的家,在车库里,还看到了除了他平时开的铃木大越野外,还有一辆奔驰,还有一辆凯迪拉克。

王姐也是蹲守成员,她说,自己一直在毛线沟的建筑公司守着,接到另一路人员电话,说代老板的家找到了。她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。

“我就去他家门口守着,看到他老婆,他老婆想出来,看到有人在门口,很可疑,又缩了回去了。”

王姐手臂和腿,上面一块一块红点,她说,自己是做扎钢筋的,这个老板欠她4万多的工资。

“身上这些斑点,都是一晚上守在小区门外,被蚊子咬的。自己也懂法,不能擅自闯进他人家里啊!”

第三招用计约出

“找个不相干的人打电话,说是约谈合作”

结果:从南坪一家茶楼约出来了

谍战式的跟踪、蹲守不成。

他们又想了一计,就是找一个不相干的人,打电话,约谈合作,从南坪一家茶楼约出来了。

昨天,就在民工津津乐道他们的跟踪行动时,人群中有一个穿着周正的男子,低头抽烟,不时踱步。

民工毛女士说,这人就是代老板。

代老板眼袋很深,摇摇头,抽了根烟说,“我真的没有逃避,自己也没拿到钱,看见你们来了,就是想解释清楚,大家都知道,我是经常要来这个建筑公司协调这件事的,这几天,为这个事也是搞了一个通宵,也没有回避。”

“这个事情,星期一,公司领导一起协调处理。”代老板说,这个工程是2010年接的,做了过后,因为中途甲方资金短缺,就停了几个月的工,一直停了四五个月,才复工,工程做完后,一直到现在,主要是甲方拖款的原因,后来,甲方要求换班组,劳务公司也比较配合,就把劳务公司的账算了出来。”

“就连之前结的一千多万,我也没有乱用,当时班组出了安全事故,赔了80多万,然后就是用在材料费上了,不然工地会停工,不能按期交工,更老火,如果他们怀疑我乱用钱,可以报警,但是他们谁都没报。”

八九个民工,都面色凝重,他们在等着星期一的到来。

(重庆时报)

沈阳环保颗粒采暖炉

海口eq均衡器

合肥低温管道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