鞋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鞋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心里住着一个你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1:28:28 阅读: 来源:鞋柜厂家

我想带你环游世界

我周末回家时,他正在看电视上的旅游节目,表情平静,眼神复杂。这是他的兴趣所在,也是他多年来的习惯。我看着他,忽然之间明白了他眼神里所蕴含的东西——那是一个在小城生活了大半辈子、渐渐老去的男人,对远方的渴望与憧憬。在他过去59年的人生里,去过的最远的地方是西安,为的是看望住在姑姑家的奶奶。

我还记得那次他去西安回来后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,一定要好好学习,才有机会走出去,到更远的地方去见识更大的世界。

不久后,我在电话里听奶奶说,远嫁新西兰的表姐快回来了,回来后要带着姑姑到马尔代夫旅游。

我几乎能想象到姑姑跟他说这些话时,他脸上是怎样的表情。他会为姑姑感到高兴,他也会羡慕,但也仅仅是羡慕,各人有各人的生活。他一直在努力地过着自己的生活,尽量不去给别人添麻烦,即便是自己的亲姐姐。当初奶奶去姑姑家住,也是奶奶和姑姑一再坚持的,为的是让我们的生活可以轻松一些。

我将书包扔到沙发上,凑到他跟前说:“哎,爸,等我长大了,带你去环游世界怎么样?”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我的心里也一片明媚。

在我的记忆里,他极少笑,身体的常年羸弱和生活的艰难使他的心情总是有些压抑和沉闷。

看一看外面的世界,是他此生最大的愿望,深埋于心的愿望。而我的愿望,则是为他实现愿望。

你是我最亲的人

我与他没有血缘关系这一事实,早在我七岁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那年春天,我和镇上的一群小孩一起跳皮筋,有个男孩突然问我:“季子月,你妈妈为什么不要你了?”我愣在当场,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关于这个问题,我从来没想过,也毫无意识。“妈妈”这个词在我脑子里一点儿概念都没有。我心里充满了问号,于是丢下小伙伴跑回家准备找他要答案。他不在,他到邻村的集市摆摊还没回来。

等到晚上他回来,我却已经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了。

直到读了小学三年级,有好奇的同学问我想不想妈妈,周末为什么不去外婆家之类的问题,我才第一次跑到街口缠着正摆摊的他,要他带我去外婆家找妈妈。他骗我说外婆家离这里特别远,要等放寒假了才能去。

为此我兴奋了好几天,盼着寒假快点儿到来。那时离寒假还有八九个月,似乎不到两个星期,我就再一次忘了关于“妈妈”这回事。再次想起来,已经是好几年以后。我想是因为我从来不曾拥有过“外婆”,也不曾拥有过“妈妈”,所以她们都不会住在我的记忆里。能够永远被铭记于心的人,一定是曾在自己的生命里长久地根深蒂固地存在过,而后离开了,不见了。

从此温柔地对待你

初二那年五一放假那天,我去了家在县城的一个同学家。当时我想第二天就回去了,就没有给他打电话。还有一个原因是,我每次给他打电话,都要请邻居转达,太麻烦了。

第二天我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我提着从同学家拿回来的小零食和漫画书,心情愉悦地推开院门喊他。他从屋里出来看到我,上来就是一通训斥。

我长这么大,他几乎没有对我发过脾气,我被他宠坏了,脾气骄纵的我不容别人批评我半句。所以面对他的训斥,我没有立刻俯首认错,而是一脸倔强地反驳他:“你瞎操心,我又不是三岁小孩!”他气极了,伸手在我的后脑勺上狠狠地打了一下。

我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,转身准备走,他喝住我:“干什么去?”我赌气地说:“你对我不好,我要去找我的妈妈!”

“你去吧,现在就去!”他说完就回屋了,坐在椅子上看电视。他背对着我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我心虚地嘀咕:“谁叫你先训我的,我又没做啥坏事。”他仍是一动不动地坐着,不理我。

我站在那儿,抬头看天,天上星星很亮,很多。我真羡慕它们,有这么多伙伴,我觉得自己很孤独。又站了一会儿,我觉得很无趣,如果进屋会很没面子,可到外面去又怕他会更生气。最终我还是决定厚着脸皮回自己的房间睡觉。

躺在床上,我心里其实很内疚。我知道我的话伤了他的心,但那时的我太倔强,不肯说一句服软道歉的话。为此,他整整两天没有理我。

回学校那天,他送我,车来了,他忽然说:“以后要有事不回来,打个电话说一声,我就不做你的饭了。做多了吃不完倒掉可惜。”

“好。”我乖乖地回答他。

坐在车上,我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再也不冲他发脾气了。

你没来得及等我长大

在我说要带他环游世界后不久,他查出患了严重的糖尿病,每天要吃很多的药来控制血糖,稍微干点儿体力活都有可能犯病。每次我回家看着他大把大把地吞药丸,心里都特别难受和害怕。别的同学的爸爸都那么年轻强壮,而他却日渐苍老,步履越来越蹒跚。漫漫人生路,我多希望他可以陪着我一直走下去。

高二的冬天,我在传达室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。他中风了。

大一那年夏天的一个雨夜,他去世了。我看着他溃烂不堪的脚趾,心里是针扎般的疼。

在他的遗物里,我看到了一封他写给我的信。信的内容主要是关于我的身世。

我的亲生父亲是小生意人,重男轻女的思想使得他们特别渴望能有一个儿子。如果没有儿子,即便挣下再多的家产,对他们来说似乎都没有太大意义。作为第四个出生的女儿,我带给他们的只有失望。姑姑在朋友那里得知了他们的事后,主动登门拜访,希望能收养一个孩子。最终他们选择把我送人。

信里他还提到了自己:年轻的时候,曾有一个女人跟着他过了两年。那个女人走后,他没有再交往过其他女人,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给别人幸福。

看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,我读五年级的时候,邻居曾给他介绍过一个比他大两岁的离婚女人,那个女人明确表示愿意跟着他过日子。可他却跟邻居说,那个女人的眼神太犀利了,担心她会对我不好。当时我无意间听到了,心里还挺高兴的。

在信末,他希望我原谅他,他说他一直不肯说出我的身世,是因为他真的舍不得我。

他还希望我不要怨姑姑。他说如果姑姑没有把我交给他抚养,我就不用跟着他过苦日子。他还说姑姑之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不想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下半辈子。姑姑希望我长大了可以照顾他的生活。

……

看完信,我泪如雨下。如果他还活着该有多好,我一定会认认真真诚诚恳恳地告诉他,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们过的日子有一点点的苦。回忆里的每一天都是那么幸福,所以才会在失去后感到撕心裂肺的疼。

姑姑临走前向我道歉,问我:“你爸已经不在了,你想不想跟你的亲生父母相认?”

我摇摇头。

姑姑又说:“等你老了,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,你会不会感到遗憾?或许他们也希望你能回到他们身边。”

遗憾又怎样,谁的人生没有遗憾?

我告诉姑姑,我只有一个爸爸,他住在我心里,永远永远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